万钊的专栏
万钊

文章:22
人气:73887

订阅此专栏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经济学博士,曾任职中信证券、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 研究员,财新网、路透中文网、凤凰财经等财经类网站的专栏作家、贵州大学经济学院硕士生导师。

万钊的专栏

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调整的政策意图 2017年1月4日 11:00

货币篮子扩容后,一方面美元权重下降,另一方面货币篮子数量的增加会天然增加汇率指数的稳定性,所以中间价预控机制可以进一步淡化,当隔夜美元波动较大的时候,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过滤机制可以更弱,从而实现兑美元保持弹性、双向波动,而兑一篮子货币则保持稳定。

中国出口或将受到汇率和产业转移的双重压力 2016年10月17日 19:04

9月份中国出口的意外大幅下滑,值得高度关注和继续追踪。9月份中国出口可能受到汇率和产业转移的双重压力。

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窗口打开 2016年10月10日 19:27

9月份人民币对美元走贬的幅度仍然大于美元走强的幅度,这意味着人民币短期内仍然有走贬的压力,在6.70的空间打开之后,下一步如果美元有一波明显走强的话,会带动人民币继续向上,但是具体幅度取决于美元走势和监管当局的政策意图。

汇改一年后的贸易数据有点“怪”? 2016年9月8日 20:33

8月份贸易数据大大超出市场预期,又恰逢“811”汇改一周年。国内需求的真正提振,需要财政政策的真正发力,虽然本周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加大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力度,但是距离落地还需要一段时间;另一方面,虽然目前贸易顺差数据相当不错,但是并没有反映在汇率中,原因在于结汇意愿不强,如何将巨额的贸易顺差转化成对汇率的支撑,则考验着监管当局的智慧。

人民币汇改观察之“美元惜售” 2016年6月12日 17:17

美元指数走弱,人民币汇率并未同步走升,与市场惜售美元有关,公式化定价的结果是市场越来越浅,让我们期待人民币汇率未来有更加灵活、更加市场化的定价机制。

“美元荒”是怎么回事 2016年5月25日 21:56

近期境内美元兑人民币掉期点的大幅走低,反映的是境内美元流动性的明显收紧,但是这跟境内市场主体的行为关系不大,而是全球美元流动性紧张在境内市场的映射。

人民币汇改观察之“升值有顶” 2016年5月5日 17:10

上周美元指数大幅走弱,人民币汇率并未同比例调低(即升值),这或许反映出政策层面不希望人民币被动升值过高,即升值有顶。

稳经济与保资产的平衡术 2016年3月4日 16:05

汇率不是调不调整的问题,而是怎么调整的问题,而调整的首要前提是加大汇率弹性,并辅助一定程度的资本管制。考虑到“811汇改”后境内居民的外债杠杆已经偿还了大部分,一次性贬值到位也是重要的可选项。

香港联系汇率制度的新挑战 2016年2月4日 14:33

伴随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的逐步开放,香港金融市场与大陆经济之间发生着更加错综复杂的联系,这使得国际炒家可以发动相比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更加复杂、隐秘、立体的金融攻击,大陆和香港的监管当局有必要加强协作,联手应对。

一份流动性管理座谈会纪要引发的思考 2016年1月26日 9:00

央行近期没有降准的原因,一方面在于避免对汇率,尤其是CNH汇率带来过多扰动,另一方面仅靠降准不利于管理宏观金融杠杆风险。

CNY和CNH那些事儿—解析央行境外同业存款准备金新政 2016年1月26日 8:36

境外机构境内存放征收准备金,相当于境内、境外银行体系同时冻结一笔准备金,对境内市场而言属于长期资金冻结,收紧了境内市场流动性。但是对离岸市场而言,其降低了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持有境内结算资金的积极性,反而客观上推动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宽松。

中国外汇储备到底够不够? 2015年12月30日 13:10

在本轮人民币贬值过程中,债券市场一直存在隐忧:即人民币突然大幅贬值可能会对国内金融环境带来较大冲击。本文借助IMF最新的评估方法,分析表明在不放松资本管制的情况下,中国的外汇储备足够避免人民币汇率“黑天鹅”的发生。

不宜低估美联储加息的“鹰派”风险 2015年12月21日 8:49

美联储与市场在加息路径上出现分歧,预计2016年美联储加息路径比市场预期要更快,需高度关注美联储“鹰派”风险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的冲击。与9月议息会议不同,外围市场的波动将难以阻碍美联储加息步伐。

人民币“入篮”之后 汇率怎么了? 2015年12月14日 16:55

人民币“入篮”的评估及建议与近期金融改革路径相一致,并为“后SDR”时代的金融改革提供前瞻性指引。预计货币当局将退出日常干预,并在适当保留资本管制的同时,致力于建立健全中国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监管的政策框架。

2016年债券市场展望 2015年12月7日 20:37

明年债券市场的策略建议是拿中短期债券放杠杆,在资金面平稳的情况下,可以同时获得一定得资本利得和carry收益,虽然明年的资本利得和carry收益跟今年相比有所逊色,但仍然可取,债市仍然有肉。

“十三五”规划揭示的未来战略方向 2015年11月23日 18:36

过去在境外融资成本较低、人民币单向升值及人民币汇率波动率极低三个条件同时满足的情况下,大量企业进行套息套汇下所积累的过多的美元头寸,而这些美元头寸几乎都同步结汇,从而为商业银行提供了大量的基础货币,相当于国内“二次加杠杆”。

资本流出由“狼来了”变为现实 2015年11月13日 23:14

2015年三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显示,三季度外汇储备的下降主要源于资本的流出,原因在于预期改变引发企业自发去外债杠杆,这并不是坏事。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维持一个僵硬的汇率价格反而不是好的策略。

如果美联储12月加息 人民币将怎么走? 2015年11月10日 11:39

10月非农数据发布后,美联储12月加息预期急剧升温,但不论美联储最终加息与否,美元均处在强势升值通道,并给人民币带来持续压力。伴随着美国私人部门重启加杠杆进程,新兴经济体的真正危机可能才刚刚开始。

人民币贬值真正压力:“套息套汇”外债头寸 2015年10月26日 20:30

人民币贬值的真正压力,源于过去人民币稳定升值环境下积累的近万亿美元的“套息套汇”外债头寸,这些外债的解杠杆过程使得汇率在2016年全年均面临持续的贬值压力,逐步允许汇率更大幅的双向波动,可能是一种应对策略。

如何理解及应对当前经济调整? 2015年10月12日 21:08

当前经济调整阶段,要保持货币政策定力,不宜采取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免助涨资产泡沫,因为资产泡沫对经济增长无益,但是泡沫破裂对实体经济反而有较大的负面冲击。